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智能主体 >

孙伟平:关于人工智能主体地位的哲学思考

归档日期:06-01       文本归类:智能主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们现在考察第二类观点,即认为人类之所以拥有主体地位,是因为人类拥有某些不同于非人类的高级智能。至于这些高级智能到底是什么,观点各异。如亚里士多德认为,“理性实为人类所独有”[8];卡西尔则认为,“应当把人定义为符号的动物”[9],也就是说,会使用符号即语言是人类独有的能力;而马克思则同意富兰克林的理解,认为人是能制造工具的动物[10]。在人类所具有的这些独特能力中,究竟哪种或哪些能力是人类具有主体地位的真正原因呢?回答这个问题十分困难,甚至通过判断人工智能能否获得此种能力、从而推论人工智能能否获得主体地位的思路也是行不通的。因为我们很难推断出哪种或哪些能力是人类具有主体地位的真正原因。

  图灵测试为解决上述问题提供一个很好的方案,因为它并不需要假设人类具有何种独特的能力。图灵测试由图灵(A.M.Turing)于1950年首次提出。[11]某一机器能否通过图灵测试,被许多学者看作判断该机器是否具有心理状态[12]的标准。在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中,图灵围绕“心灵能否思考”的问题设计了一种“模仿游戏”。在这个游戏中,存在一个询问者,一个男性A和一个女性B,他们处于相互隔离的房间中,询问者的目的是通过询问A和B以确定他们各自的性别,A和B则以打字的方式回复询问者,其中,A试图扰乱询问者的判断,B则通过给出真实的答案帮助询问者。图灵认为,如果以一台机器代替A,并且游戏可以进行下去,那么就意味着该机器具有心理状态。如果图灵测试是有效的,我们就可以按照这个标准,在不需要知道什么样的能力是人类获得主体地位的原因的情况下,判断机器是否具有心理状态,并进一步判断人工智能能否获得主体地位。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判断图灵测试是否有效。

  图灵测试自诞生以来,在很长时间内都得到学术界的支持,直到塞尔提出“中文屋”思想实验,才打破了这一局面。中文屋的思想实验大致可以概括如下:假设塞尔被关在一个屋子里,这个屋子里有三批书,第一批书和第三批书是中文,第二批是英文。第二批书中的英文描写的是如何将第一批书和第三批书的内容联系起来的规则,并且指导塞尔在回复过程中使用什么样的符号。塞尔不懂中文,只懂英文,他的工作就是利用规则和中文书中的内容回复他看不懂的中文问题。从外部来看,塞尔似乎懂中文,因为他给出的回答与会说中文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塞尔只不过是按照规则操作符号,他始终没有理解中文问题,甚至不知道他所处理的是中文。塞尔认为,他在中文屋里的工作是计算机工作的一种例示,只不过他所遵守的是英文的解释,而计算机遵守的是内置于其中的程序。如果塞尔的中文屋思想实验成立,那么就表明,即使有人工智能通过了图灵测试,也不能证明该人工智能具有心理状态。因为人工智能只不过是按照符号的句法规则进行操作,并没有达到真正的理解。

  塞尔的中文屋思想实验提出以后,引起了广泛的讨论。由于篇幅有限,我们不打算在此详细讨论这些争论,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塞尔根据他的中文屋思想实验提炼出的一个核心论证之上。这个论证可以概括如下:

  这个论证的关键在公理3,即句法不能构成语义。一方面,如果我们将计算机的本质看作程序,而程序本身是由代码构成的,那么它只是符号的组合,只具有句法特征。另一方面,语义对于一个符号系统而言是独立的,如果有人希望发现句法的运作与语义之间的联系,那么,他必须能提供某些复杂的证据以展现这一点。就此而言,句法和语义不同,仅凭句法不能解释它的语义特征。因此,如果计算机可以被看作程序,那么最终的结论很可能是:机器,或者说人工智能的产品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视为拥有心灵。

  有些学者并不同意塞尔对机器的理解,比如科尔(David Cole)、丹尼特(Daniel Dennett)、查尔默斯(David Chalmers)等人认为,运行程序的计算机并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句法,而应该视为一个复杂的电子因果系统。[14]如果考虑到现在的人工智能产品(比如智能机器人),这一特点更加明显。也就是说,程序虽然可以视为句法,但运行程序的东西本身不能简单地归结为句法,它们与现实世界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查尔默斯等人的观点毫无疑问是对的,但这是否意味着塞尔的批评无效呢?在我们看来,即便肯定机器人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因果联系,也无法认定人工智能具有心智状态。因为因果联系本身不能为语义提供任何辩护。语义系统涉及真假,而真假与辩护相关,需提供证据或理由加以支持;但因果关系本身没有辩护能力,因果关系只能描述发生的事件。塞拉斯(Wilfrid Sellars)曾说过:“在刻画有关知道的情景或状态时,我们不是为该情景或状态给出一个经验性的描述;我们是将其置于理由的或者关于辩护的逻辑空间之中,并且能够为一个人所说的内容辩护。”[15]这也就是说,关于辩护的逻辑空间与经验性的描述必须明确区分开来。语义与辩护的逻辑空间相关,而因果关系则是一种经验性的描述,两者属于不同的层次。因此,即便人工智能产品与现实世界之间存在紧密的因果联系,仍然无法构成心智状态所要求的语义部分。从这个角度说,塞尔的结论仍然成立。也就是说,人工智能无法真正地具有心理状态。

  由于塞尔的中文屋论证并没有假设人工智能产品具有何种能力,因此,如果我们为塞尔的论证提供的辩护是有效的,那么就表明,人工智能无论获得何种能力,都将无法获得主体地位。因为人工智能所获得的能力只能基于句法和因果关系进行运作,但无论是句法还是因果关系都无法构成主体所要求的语义成分,因而无法获得主体地位。

本文链接:http://svtrikes.com/zhinenzhuti/3.html